快捷搜索:  

我与战士“同吃苦”,有错?

6月初的一天,我像往常一样带车送连队驾驶学兵去外训场。车刚开进训练场,坐在后车厢的战士们便纷纷往下跳。

“你们不要命了?车还没停稳就往下跳。”我从副驾驶位置跳下来,大声训斥道。“太难受啦,再不跳都要窒息了。”第一个跳下车的战士小高边咳嗽边向我倒苦水,“排长,行车扬起的灰尘太重,我们只能用帽子捂住鼻口,这一路基本没怎么换气,难受!”

“有那么严重吗?一点灰尘算个啥?”我提高嗓门反驳。面对我的质疑,小高摆摆手,有点不屑地说:“排长,你坐在驾驶室里当然感觉不到,敢不敢跟我们一样也坐后车厢试试……”

可能是受小高那句话的刺激,也可能是我确实想一探究竟,训练结束返程时,我主动登上后车厢,坐在战士们中间。车刚起步不久,只见滚滚扬尘如汹涌黄龙般在车厢内弥漫开来,战士们纷纷取下帽子掩住口鼻,我也赶紧捂住嘴巴……短短20分钟车程竟让人感觉如此漫长。

有了这次亲身体验,回到连队,蓬头垢面的我刚跳下车就立即向小高等人表示了歉意,并当场承诺:“有苦一起吃,以后我都跟你们一起坐后车厢。”看着战友们肯定的眼神,我在心里为自己这个决定点赞。

自那以后,每次出车往返训练场,我都跟战士们一样,坐在后车厢“同吃苦”。然而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几天,我就被连长叫过去狠狠地批评了一顿——“当排长不是第一天了,还不清楚干部带车规定么,这点安全责任意识都没有……”

原来,机关值班人员通过营大门监控看到我所乘坐的车辆没有带车干部,便通报了下来。原本只是想与战友们“同吃苦”,却被扣上没有安全责任意识的“大帽子”。“我自己放弃舒适,与战友们一同‘吃苦’还有错了?”面对连长严厉的批评和机关“无情”的通报,我有点被冤枉的感觉。回到排里,我闷闷不乐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得知这一情况后,老班长柳刚主动找到我,语重心长地说:“排长,你坐后车厢与战士们‘同吃苦’体现出你对战友的深厚感情,但在驾驶室里带车却关系着全车战友的人身安全,孰轻孰重你应该能理解。岗位即战位,对自身职责的坚守又何尝不是一种对战友更大的爱护呢?”

琢磨着老班长的话,我慢慢地理解了连长的批评。当晚点名后,我找到连长主动承认了错误,并且结合对带兵人职责的思考剖析了自身思想认识上存在的偏差。连长教育我说:“出现那样的情况,作为带兵人,首先应该做的是想办法解决问题,而不是离开本职岗位。”交流完,连长还主动询问我具体情况,并一起商讨解决办法。

随后,连队第一时间为车辆装上了后挡布,而我向营部卫生所要来一次性口罩分发给大家。随着乘车环境的改善,那段原本煎熬难耐的“囧途”舒服了不少,而我也坐回了驾驶室带车干部位置。(谌睿 江本晖)

连长,车厢,排长,战士们,吃苦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